中国梦.天使梦

日期:2014-07-03


有人说,平凡的工作是没有故事的,恰如一杯没有味道的白开水,一无所有,平淡无奇,只有机械动作与重复语言的单调和循环。有人说,伟大的工作是富蕴奥妙的,犹如一幕烟雾缭绕的水帘,曲径通幽就是一幅山峦叠翠的风景画。然而,我却说,有追求的工作才是一棵永不枯朽的繁树,总在百转千回中寻觅最初的憧憬;怀有梦想的工作才是一颗会争艳的春花,在千姿百态中绽放最真的灿烂。

还记得那天,翠绿开始变得深浓,树木安然屹立,在风中英姿飒爽的舞着。我终于正式地戴上了梦中的那顶燕尾帽,穿上了那件素雅的白大褂。就是那么一瞬间,那一袭洁白,那人生中最重要的洁白,点燃了曾经的豪情梦想,点缀了孤独的专业书,热闹了清凉而又偏僻的练习室,也就是那么一瞬间,我看见了一只美丽的天使飞息在我的额头,轻吟着一首“南丁格尔的赞歌”。

从此,我开始了期待已久的梦想漫步。罗兰曾说:“灵魂最美的音乐是善良。”是的,我的“天使梦”让我深信,真正的“天使”是心存善良的,她像沙漠中的绿洲,滋润着跋涉者干涸的意志;她像黑暗中的灯火,点燃着夜行者心中的希望。她的言语像绵绵春风般轻柔拂面、她的举动像丝丝春雨润物无声;我的“天使梦”让我深信,真正的“天使”是大爱无私的,用行动诠释人间最美的奉献,在病人面前,我们的爱可以如泛滥的洪水,一泻而下。

当走进病房,才能真正的体会到这份工作的责任与不易,一袭飘然的白衣、一顶别致的燕尾帽,一个胸牌的某某护士,这就是我们的形象,天使没有在仙乐幻境中轻歌曼舞,也不是在轰轰烈烈中做英雄,我们每天穿着一成不变的白大褂,在满是血腥味、大小便味、消毒水味的病房里穿梭,听到的是痛苦的呻吟、或急或缓的喘息声和焦躁病人的谩骂声,干的是没完没了的吸痰导尿输液换瓶,这就是我们所热爱的工作。

面对繁重的工作及某些无法理解我们工作的病人,我也曾傍徨过、迟疑过;记得那个深夜,一个晚期癌症的病人在走廊徘徊走动,最后来到了护士站前坐下,他跟我聊了很多,他知道自己是好不了,手术只是在增加家人的负担,但是他才三十几岁,说着说着他眼角流下了泪水,面对他的无助可能我不能更多的做些什么,只能静静的聆听着,那些他不能对家人说的话;“有时治愈,常常帮助,总是安慰”富有才情的诗人说,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行,遇见谁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。我珍惜每一个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,眷恋着每个需要我们的人。我们愿意用我们所有的善良,所有的爱和所有的微笑去融入他们的脉动,聆听他们的心律,伴他们一起在旅途中跋涉。我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,然而我却常常因为一个新生命的降临而欣喜若狂,常常为重获健康走出医院的患者而感到快乐。每天每天,我们都在演绎着简单和平凡,在平凡的工作中,在琐碎的小事中承载起生命的重托。

人生不能没有梦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。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,拂去历史的尘埃,那记载千秋霸业的国家发展征程曲折而又漫长,我庆幸我能有一个“天使梦”,它就像我的人生罗盘,只要时刻带着它上路,就永远不会迷失自己,我的使命就是站在南丁格尔的肩膀上,沿着“最美天使”的路,并不祈祷处处风平浪静,时时阳光相伴,只愿任风云变幻依然奋然前行。